醉生夢死

命帶冷門。

奇葩說出第五季了誒……

現在最後悔的不是熬夜看奇葩說,而是拿了裡面的辯題和只有國小的妹妹討論。   

我很抱歉,真的。 

#妹妹被我帶的快要交不到朋友了……

聽說有人要找我學撩人

都是真情實意,哪有什麼撩不撩的。

愛不得的時候,人人都是一本行走的情書大全。

人渣一點,分離是不是更容易一點?

或許十八歲的這一年,比起成熟,我更願意殘忍。

親愛的瑄:
分手不過是小事,何況我們之間並不是愛情。
為什麼要說的這樣慎重呢?
我不明白,既然不喜歡,又為什麼試圖保持表面上的淺交。
你明明說過你是敢愛敢恨的人。

我可沒有你那麼成熟啊,我一向極端。
要就愛,不要就滾。
他媽屁話那麼多做什麼?走吧走吧,趁早離我越遠越好,反正我們也都不差彼此這個朋友。

我要用所有尖銳和決絕拒你於千里之外。絕對的殘忍總比虛偽的友好善良不是?
好聚好散吧,再見。

太早遇見了我的滄海,彷彿未來從此只剩將就。

生日接力 倒數20分鐘

我們的生日只差一天

妹妹突破了盲點:「那姐出生的時候爸爸不就沒有過生日?」
我爸泰然自若:「她是我的生日禮物。」

生日

每許一個願,就覺得過去的自己又死去一點點。:)

這篇稿子,是一次生命的洄游。
「那麼多的夜裡,我們談夢,談愛,談理想,但今晚我們什麼也別談了,我只想要你快樂。」
十七歲的我在生日那天寫下這句話。

而如今我只能模糊的記起,那一夜冰冷的窗和外頭空洞的黑。

我試圖回想那一夜,那個女孩是如何帶著懇切的淚,問我什麼是快樂。

忘了那場尋覓的旅途出了什麼差錯,她不小心看見的竟是人世空幻。彷彿大徹大悟,無無亦無,所見唯空。

然而她仍是一個凡人,不是得道高僧。
所以依舊庸俗,依舊執著,依舊癡迷於世間情愛。
依舊不快樂。

而我也終究被捲入這場思辨,回到那年,重蹈覆轍。
和同學一次次辯論,無果。
我問那些見多識廣的大人,他們都說這些太虛無縹緲了,只是無用之物。

一句「毫無意義」,我終於想起,原來那一夜她看見的是如夜色般無邊的孤獨。

你看,能和你談心的果然只有你自己。
我們找不到答案,卻不接受別人給的解答,我們不相信有人懂,也不相信救贖。

但他走進來了。
就算他也不是答案,但他一眼就懂了。

又熬夜了,想打自己。
世界早安。
晚安。

投稿倒數第五天(補上)

二版修得比較完整了,卻好像失了初版的韻味。

我總是很相信他。
到底怎麼樣才能練出他那種閱讀理解呀?

中秋節快樂。

每年中秋少不了又要哼一次那首水調歌頭,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
而那句「不應有恨」,我一直以為是不該怨恨的意思,偶然才發現,這恨字竟亦可作遺憾解。

是啊,不應有恨。
但求往後都問心無愧,不留遺憾。